夏小黑

以前的伙伴都已经不爱你了,我自己留念🐱
纪念这一路走来的艰辛。

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他,在练习剪辑视频,打算把他的影片都剪辑出来,让喜欢他的朋友可以更快了解他。因为是练习,所以技术还不佳,请见谅。

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47,突然在昨晚惊心动魄,给了一个诡异的摸颈杀。

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

他才华洋溢,不甘于平凡。
谁能懂他的心?

小蜜月4(完)

清晨,元湛独自坐在中庭的石椅上,拿出手机启动电源,打开漫游系统。随即而来的讯息声响起,整个手机已经快被讯息塞爆。

听著留言,电话那头经纪人清晨的声音以各种姿态传来,一开始暴跳如雷的吼叫怒骂,到了后来的苦苦哀求…他不禁苦笑著,他完全无预警就抛下一切奋不顾身跟著夜天凌来到这里,事前根本没告知经纪人清晨,想必现在公司一定是一团乱了吧。

他陷入自己的思绪里,整个心思都飘回了那个熟悉的国度,那个暂时被他遗忘的文明城市,他的家乡。

Leo比往常都还早就到了,他迳自在元湛的身边坐下,拿出袋里的炭笔和白纸,望著元湛的侧脸,安静的一笔一划勾勒出他此刻略显忧郁的神情。

忽然回过神的元湛显然是被惊吓到了,露出了防备的姿态。

“你在干嘛?”

“别说话,维持刚才的姿势。”

“喂,Leo,我可没同意让你画耶。”

元湛对他擅自素描的举动有些不悦。

“我只画跟我有缘的人。”Leo则彷佛置若罔闻,继续自己手中的动作。

见Leo没有停笔的打算,元湛放弃坚持,沈默的转过身去。

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微妙的变化产生,Leo若有所思的凝望著元湛。

“如果我是天凌,我也会拼了命的保护你。”

Leo的话著实让元湛充满震惊,但随即他又被自己的不安击溃。

“Leo,我不值得他如此付出。”

“湛湛,你要相信爱情的魔力。”

Leo忽然像是变身成传道士般带著一种不可侵犯的神圣说著:

“知道吗,你浑身散发著一种光芒,美得让人无法转移视线。”

“Leo,我真的很不喜欢被人这麼说。”

元湛打从心里厌恶这种像缠人的棉絮般美丽的说法,他真的很希望能够摆脱掉这些阴柔的描述。

“没办法,这是事实,你最好赶快习惯这种赞美。”

Leo已经习惯元湛这种别扭时候的不自在,他微笑的撕下手中已完成的素描,拿到他的面前。

“嗨,天凌。”

循著Leo的话锋移转,元湛已经直接对上夜天凌那双迫切的眼睛,他不由自主的将脸转到别的地方,不敢跟他正面接触。

“今天想去哪吗?”

Leo没有忘记身为导游的工作,仍旧是一惯的热情问候。

“抱歉,Leo,行程取消了。今天我想单独跟湛湛待在Manis。”

夜天凌对著Leo露出一脸的愧疚神情。

“OK,那我就不打扰了。下午我会去采买一些海鲜,晚上来个BBQ,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善解人意的Leo微笑起身离去,让他们可以去面对彼此的问题。

“湛湛…”夜天凌轻声呼唤,但心情仍有点紧张不安。

“你走开,让我自己静一静。”

“我不走,我觉得现在你需要我的安慰。”夜天凌强硬的坚持在元湛的身旁坐下。

“少臭美了!我才不需要你!”

夜天凌无奈的望著元湛比例完美的清秀脸庞在逞强,心里只有更加的心疼。

“湛湛,快看!左边有一只猴子,好可爱喔!”

“在哪?”

听到叫唤,元湛跟着找寻蹤迹。回头看见夜天凌窃笑的模样,明白是骗局,立刻用大眼睛怒瞪著夜天凌。

“在这里啊!”

夜天凌不忍他失望,忽然摆起手势,扮起猴子模样,扁起嘴巴,跳上石桌子,一绷一跳的,还吱吱叫著。

元湛先是呆楞了一下,接著就被夜天凌滑稽的动作惹得笑了出来。

“呼,我心爱的公主终於笑了。”

夜天凌这才像放下心中大石般露出释怀的表情。

元湛忽然停住笑颜,恍然明白原来是夜天凌为了让他开心在取悦他。

取悦???

无法想象霸道的夜天凌竟然放下身段只为取悦他?!

刹那间,感动的泪水不受控制的从水亮的眼眸中汹涌而出,顺著脸庞滑落下来。

“怎么哭了?”夜天凌慌张的用手抹去他不断掉落的泪水。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夜天凌这样的呵护让向来独立的元湛很不适应,他已经习惯自己去面对一切,不管是自己的情绪或是事业的低潮,他总是习惯一个人去勇敢承受。

但夜天凌对元湛更多的是心疼和不舍,所以他绝对不会让他独自去承受生命里的所有苦痛,也不允许。

“爱是有责任的,更多的时候,是我想要照顾你,保护你。你是我想要携手一同走下去的伴侣,我会为了你做一切事情。”

轻轻拨动元湛额前的浏海,夜天凌怜惜的看著他说。

“一直当乖孩子很辛苦的,在我面前,你就是你,不需要任何的伪装,好吗?”

夜天凌的话让元湛心底极力压抑的情绪几乎完全崩溃,根本就是毫无招架的弃械投降,只能用蔚蓝湖水般的瞳眸含情脉脉的凝望,屈服在他的温柔里。

“不要用那种无辜的小狗眼神看著我,我会忍不住想吃掉你。”

夜天凌的神智已经被那双美丽的眼睛迷惑的分不清虚实,整个人心跳加速,心思开始胡乱游走了。

他将元湛一把抱进自己怀里,吓得元湛立即从刚刚的深情告白中完全清醒了过来,赶紧伸出双手阻挡他色欲薰心的企图攻击。

“你这个色魔!!!”

虽然最后是搞笑收场,但在元湛的心里还是满满的温暖和感动。

他深深感受到夜天凌对他的深情,这样的甜蜜将支持著他更勇於去面对一切未知的险阻,他也会回报他这样无尽的爱,用深情无悔去回应。

“嗨,清晨姐,是我。”

“湛湛!”电话那端的人听到元湛的声音已经失控尖叫起来!

“你到底在哪?我好担心。”

“抱歉,我在峇里岛,和凌哥在一起。”

得知元湛的下落之后,清晨忽然像个泼妇的凶悍起来。

“叫夜天凌给我听电话,我一定要杀了他!”

“那个...清晨姐…我已经到机场了,我们回去再说罗。”

察觉到清晨即将爆发的情绪,元湛慌忙结束彼此的通话。

“怎么了?”

夜天凌发现元湛的怪异神色,担忧的走过来询问。

“没啦!飞机要起飞了,我们快走。”

元湛不想让夜天凌知道自己经纪人的抓狂行径,只好含糊带过,拉著他便往登机舱的方向跑去。

而在世界的这一端,清晨抓著话筒,简直不敢相信的听著电话嗡嗡声,然后才真的确信电话已经被挂断。

她对著电话大声咆哮著!!!

“湛湛,你竟敢挂我电话?!”

“这小子变坏了!!!居然敢挂我电话!!!夜天凌,把可爱的湛湛还给我!!!”

“好了啦清晨,你冷静点,他都说要回来了,回来再跟他好好说啦。”

一旁正巧目睹一切事情经过的夜天凌经纪人陶夭赶紧上前架住气愤的清晨,深怕她做出更多疯狂的事情,在一旁好声好气的劝说著。

『不过…为什麼这家伙会出现在这里呢???』

陶夭此刻内心的OS是这样…

『凌哥跟我说好休假要带我去shopping的,居然闷声不响就消失自己去嗨皮?!给我放鸽子,这笔帐我可要好好跟他算清楚呢!』

小蜜月3

第二天早晨在清脆的雀鸟啼叫中甜蜜的醒来,夜天凌已经感觉今天似乎是个美好的开始。

贪睡的元湛,还赖在床上起不来,心疼他总是睡眠不足,夜天凌允许他跟枕头先生继续缠绵,自己则已经在游泳池来回游了好几圈,精神奕奕,整个人看来神清气爽的,充满活力。

“先生,早餐已经为您准备好了。”仆人将早餐放在游泳池畔,便匆匆退下。

夜天凌沿著阶梯走上游泳池畔,拿起吐司大口咬了下去,眼神则飘向房间的方向,嘴里喃喃自语著。

“那小家伙还真能睡啊。”

随手拿起放在躺椅的大毛巾裹上腰际,走进房间,夜天凌欺身压上还在床上睡得香甜的元湛,亲昵的吻了他诱人的嘴唇。

“唔…”元湛张开迷蒙的大眼睛,似乎还没清醒。

“早安,亲爱的。”
夜天凌在他的唇上又落下一个吻。

“恩…人家还要睡啦。”

翻过身,元湛蒙起被子将自己身体卷曲起来。

“快起床吃早餐。”

夜天凌一把拉开被子,元湛赤裸的白皙背部ㄧ览无遗,夜天凌已经迅速钻进被窝抱住他,ㄧ双手已经不安定的在他身体上下游走。

“不然,我就先吃了你。”

夜天凌ㄧ副恶狼般的饥渴模样,让元湛颇受惊吓,张开眼,他立即坐起身,看来似乎完全清醒了。

“好的,我起来了。”

坐在中庭,木槴的清香飘来,两人在美好又清幽的环境里对坐著,享用丰盛的早餐。

“还要咖啡吗?”夜天凌拿起咖啡壶询问著元湛。

“恩,谢谢。”元湛将已经见底的杯子递了过去。

“你的早餐怎麼没吃?”

忽然夜天凌看见盘子里原封不动的食物,惊讶的问。

“不想吃。”

“不行!空腹喝咖啡很伤胃,把这份土司给我吃掉!”夜天凌将盘子推到元湛的面前,示意他吃下。

“凌哥,拜托,早上我没什麼胃口…”

元湛因为拍戏作息不定,其实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就算早起,也不太想要吃东西。

“吃、下、去!”

夜天凌才不管他有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反正他就是不允许元湛饿肚子不吃东西。

元湛面对夜天凌这样强硬霸道的态度也没辄了,只能乖乖拿起土司,不情愿的放进嘴中咀嚼。

“湛湛乖,”夜天凌伸出手轻柔的像安抚小孩般拨弄他的头发。

“吃完待会带你去海边散步。”

用餐过后,两人换了轻便的T恤和短裤,夜天凌牵著元湛的手,ㄧ路步行到海边。

踩在软软的沙滩上,沿著海岸线前进,早晨的海边微风轻拂,已经有不少的游客在海边漫步著,夜天凌的手顺势滑到元湛的腰际,轻轻将他搂著。

“怎麼了?”

夜天凌感觉到元湛似乎很不自在,身体有些僵硬。

“你害怕明星身份被人认出吗?”

“没…没有啦,我只是不太习惯。”

感觉到他的不安,夜天凌停下脚步,小心温柔的将元湛的身体转过来朝向自己,他认真的看著元湛的眼睛。

“湛湛,我不在乎别人用什麼方式看我,可是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

随即,不顾众人的眼光,夜天凌低头深情的吻上元湛的嘴唇,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元湛整个身体都在发热,发晕,脸红心跳的。

他没有料到夜天凌竟会如此大胆的坦诚自己的感情,此刻他的心情盛满了说不出的感动。

他沉浸在这份真情告白的喜悦之中,竟忘了给夜天凌相对的回应。

夜天凌微笑著将他娇羞的可爱模样全收入眼底,完全不在意他有没有给他回应,只是紧紧的怜爱的将他拥入自己的怀里,继续踩著浪花和细沙在海边悠悠漫步著。

两人漫步回到Villa的时候,Leo已经在大厅坐著,看来似乎已经等候多时。

“嗨,两位早安,昨晚睡得好吗?”看见他们回来,Leo一贯的笑容满面充满热情。

“你来很久了吗?”夜天凌走向厨房,迳自打开冰箱倒了杯冰开水,顺手也替元湛倒了一杯。

“喔,谢谢。”元湛有些惊讶的接下水杯,对夜天凌许多小动作里的体贴感到窝心。

“道谢要这样才有诚意。”

夜天凌忽然迅速覆上他的嘴唇,来个小鸟轻啄般的吻后,对著元湛贼笑说。

元湛的脸顿时红了起来,接吻原是恋人间稀松平常的事,但也许是因为他们身份特殊的关系,元湛仍是无法放下心中的芥蒂以平常心对待,虽然总是被夜天凌在人前的举动惊吓,心里还是充满着甜蜜。

Leo则已经习惯夜天凌对元湛老是出其不意的亲昵举动,对於刚才的事就像微风拂过般自然,一点也没有出现惊讶的表情,反倒是对元湛居然因为害羞而红了脸觉得很有趣。

“今天想去哪里?”

“当然是刺激好玩的水上运动罗,湛湛你觉得如何?”夜天凌兴奋的说。

“我都好。”

『其实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都好。』

元湛心里真正想说的是这个,不过他什麼都没说出口,只是微笑的回应夜天凌的提议。

结束了刺激的海上活动,Leo带他们买了一些当地的烧烤和小吃回Villa享用。他们坐在泳池畔的凉椅上,随意的闲话家常著。

“Leo,我一直想问你,你的外貌实在不像当地人,你是华人吗?”

夜天凌从第一眼见到Leo就想问这件事,隐忍到现在终於忍不住了。

“嗯,没错,我是广东人。”

“怎么会跑来这里?”

“我曾经是个商人,赚了很多钱。也当过厨师,会做许多的料理。后来我决定离开中国,当个到处玩耍的人,所以我来到这里,也爱上这里的一切。”

Leo随即从口袋拿出随身携带的皮夹,拿出一张小女孩的照片。

“你看,这是我的宝贝小公主,她才刚被学校选上跳舞队。”

Leo一付有女万事足的骄傲模样,得意的说著。

“我喜欢看她开心的跳舞。”

“我也有小公主。”

夜天凌也不遑多让,伸出手指向泳池畔那一抹刚刚纵入水中的轻盈身影,动作迅捷彷似鱼儿泅泳般自在的元湛,挑衅意味浓厚的说著。

“美丽的人鱼公主。”

Leo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悠悠的说著。

“我一直觉得同性之间的爱情很不可思议,但你们两个却是如此自然。”

“因为我遇到了湛湛,一切就这麼自然的发生了。”

夜天凌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泛漾成一股甜蜜的笑意。

“爱情真是充满魔力!”

“是呀,爱情让两个原本不相干的灵魂有了交集,擦出火花,改变了彼此。”

回想从前一切,夜天凌真的是对爱情的魔力有深刻的感受。

夜天凌将手中的啤酒一仰而尽,抛下Leo迳自走向大厅,Leo以为他要再去拿啤酒取用,便不疑有他继续坐在泳池畔看著元湛自在的来回游著。

但夜天凌却往左手的会议厅走去,他自口袋掏出手机拨打著号码,一切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似乎有些刻意的谨慎。

电话接通,他听完弟弟说完事情后,便简洁扼要的开始交代。

“小澈…你跟陶夭姐说,事情忙完我会尽快赶回去的。”

随即仓卒的关掉手机,一回头夜天凌就对上那双不知站在身后多久的元湛水亮的眼眸。

“你在这多久了?”

夜天凌有些不自在的惊惶神情,让人更加起疑。

“你和小澈的对话我全听见了。”

元湛的语气平淡,但感觉得出来话里刻意压抑的冷静味道。

“湛湛,抱歉,我只是想知道家里是否安恙才开机的,我并不是故意破坏我们的约定。”

来这里的时候他们做了约定,5天内不能开机,不能泄漏他们的所在位置。

所以夜天凌焦急的想要解释,他绝对不是不守信用的人,但此刻他更担心被元湛误会。

“既然不是故意的,干嘛急著解释?”

元湛眨动水亮的眼眸安静的看著夜天凌。

“你…生气了?”

“没有。”

“湛湛,我真的很抱歉。”

元湛面无表情的回应,让他更觉得难受。

“什麼时候要回去?”

“后天。”

夜天凌看到元湛眼里闪烁震惊的光芒,但他却只是迅速的闭上眼睛,随即转换了另一种表情。

他比谁都还要清楚知道,那是伪装出来的快乐姿态。

“待会Leo就要来接我们去喝麝香咖啡,听说是从猫咪身体排出来的咖啡豆喔。”

见元湛无精打采的落寞模样,夜天凌轻轻叫唤著。

“湛湛…”

只见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打起精神微笑著说,

“我真的没事,待会要去看麝香猫嘛,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唉,是麝香咖啡。』

夜天凌知道刚才的电话一定干扰了他的心情,但他决定不要再提起这件煞风景的事。

其实,元湛从刚刚开始,胃部就隐隐作痛著,他想自己应该可以忍得住,所以便不动声色的继续晚上的行程。

咖啡店的老板很亲切,亲自冲泡麝香咖啡招待他们,还不忘跟他们讲解咖啡豆的取得过程,一整个晚上就在老板热情幽默的言语中悄然度过。

夜天凌知道元湛偏爱咖啡,所以认真的陪他试喝了每一种的口感,但是他始终紧绷著一张脸,让夜天凌的心情也跟著不敢松懈,担心他仍在为下午的电话生气。

“咖啡不好喝吗?”夜天凌决定解除彼此之间的紧张气氛,於是他试著探询元湛的心情指数。

岂料,元湛竟只是轻微的牵动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转过身便迳自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夜天凌觉得怪异,不免担心的跟过去,却发现元湛缩著身体背对著他蹲在墙角,身体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湛湛,你是不是不舒服?”

听到夜天凌的声音,元湛有些被惊吓到了,连忙站直身体,强忍不适的感觉,硬是堆出了一张笑脸。

“没…我没事…真的…”

接下来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元湛便双手捂住腹部,整个人瞬间蹲了下去,痛苦的直冒冷汗。

“湛湛!!!”

夜天凌见状冲了过来拉住他,才发现他的脸色早已是一片惨白,浑身还不停的颤抖。

“凌哥…我的胃好痛…”

元湛难过的抓著夜天凌,整个眉头都纠结在一起,看来他应该是忍著疼痛很久了,才会现在一发不可收拾的剧痛起来。

“Leo,快开车送我们去医院!”

Leo看见夜天凌横抱起元湛从屋里急奔出来,知道事态严重,便迅速冲出门外跳上自己的车发动引擎,一路载著他们往医院狂奔而去。

“湛湛现在的情况如何?”

“别担心,只是溃疡发作,医生已经紧急帮他打了止痛针,待会就可以出院了。”

因为语言不通的关系,夜天凌显得非常的不安和慌乱,Leo只好充当翻译仔细的跟夜天凌说明元湛的情形,要他安心。

“你这家伙胃痛居然都不吭一声,差点把我吓死了!我还以为你整晚臭脸是因为在生我的气,没想到竟然是身体不舒服?!以后不准你再这样给我逞强了知道吗?”

夜天凌轻抚著元湛憔悴的面容,心疼不舍的叨念著。

元湛却安静的像是陷入沉睡般闭著眼睛不发一语,任由夜天凌的手滑过脸颊轻轻拨弄著他的发丝。

小蜜月1

人生偶尔就是要来点小小的冒险,勇敢的关掉手机电源,暂时把这个会泄露讯息的管道隔离。

慵懒的任阳光温柔的洒在身上,空气中充满一种特殊的咸味,那是属於海的气味,一种悠闲专属的味道。

“嗨,我是你们专属的导游,Leo,欢迎来到峇里岛!”

眼前这个年约30几岁,皮肤黝黑,有著华人脸孔,与夜天凌相似的高壮身材并操著一口流利英文的男人,他穿著当地传统的服饰,戴著导游专属的帽子,客气而有礼貌的在机场出口的接待处热情打著招呼。

“你一定就是夜天澈的哥哥夜天凌吧。”

Leo一眼就认出了夜天凌,他那充满自信又明亮的眼神,在人群中特别显眼。即使是戴上了帽子,刻意压低帽沿,还是让人无法忽略他的存在。

“真不愧是小澈推荐的金牌导游,Leo你的眼力真不错。”

夜天凌不得不钦佩他的识人功夫,果然是吃这行饭的高手。

“元湛你好,你跟我想像中一样的可爱。”

Leo不忘对著夜天凌身边的男孩微笑打招呼。

脸上挂著浅褐色墨镜原本开心笑著的元湛在听到Leo的话后忽然收歛起笑容,沉默了下来。

“怎么了?”夜天凌发现了他的异样。

“我讨厌被人说可爱,我已经34岁了,不想再当被人赞美的洋娃娃。”

元湛交叉起双臂,伫立在原地,噘起嘴对夜天凌嘟囔著。

“喔,I’m Sorry,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只是比起一般男人,你实在太漂亮了。”

Leo发现是自己说错话惹他不高兴,频频点头道歉,随即并迳自拎起两人的行李往停车场方向走去。

“你们在这等我一下,我去开车过来。”

“嘿,他没说错呀,你实在是太可爱了,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

Leo离开之后夜天凌立刻亲昵的搂住了元湛的肩膀,压低嗓音在他耳边说著。

“我真想现在就把你吃掉。”

夜天凌的话让元湛全身不禁发热了起来,从颈背一路红到耳根,两边脸颊火热热的,浑身发烫著。

这家伙为什麼总是能够随心所欲说出心里的话呢,元湛整个人又是惊吓又是恐慌,对于他总是这样出其不意让人神经紧张,不敢松懈。

“上车吧,两位。”

不久后Leo开车过来,居然是一辆九人座的大型休旅车。

“哇,Leo,你的车会不会太大了点啊?”夜天凌忍不住惊讶的咧嘴笑出声。

“哈哈,这样比较方便载行李啊,明天我会再换一台小的车。”Leo也爽朗的大笑回应著。

“湛湛,你坐中间。”

夜天凌推挤著元湛让他往中间位置坐去,他白了夜天凌一眼,不情愿的坐上了车。夜天凌隐忍著笑意,默默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於是,元湛被夹坐在夜天凌和Leo的中间,进退两难。

而夜天凌却像故意似的对他厌恶的表情觉得很有意思,兴趣盎然的玩味著。

“待会大概再开个半小时车程,我们就可以到金巴澜海滩了,晚餐就在那享用新鲜的海鲜大餐,还可以欣赏美丽的夕阳。”

知道他们长途飞行的辛苦,Leo不忘提醒他们,待会就可好好休息还有用餐。

终於,在市区转来转去的好像在绕圈圈似的,他们来到一间像餐厅的地方。Leo示意他们下车,跟在Leo的身后,走进餐厅的深处,映入眼前的是一片蓝蓝的海洋和白净的沙滩。

“晚餐就在这片沙滩上享用吧。”Leo拍了拍他们两人的肩膀,随即跟著侍者走入餐厅点选今晚的餐点。

他们面著海,在白净的海滩上,享用著来到峇里岛的第一餐。

平静的海面,轻轻拍打岸边的海浪,天色渐渐昏黄,红色的夕阳映照著海面,晕染成一片火红。

微风轻轻拂面而过,卖玉米的小贩不知何时出现的,推著车在岸边烧烤著香味四溢的招牌烤玉米,挂在车边微弱的灯光更显他的突兀。

“Cheers!”他们举起手中的啤酒为这丰盛的晚餐乾杯。

“这是峇里岛有名的叮当啤酒,味道甘醇爽口,没有难喝的苦涩味。”Leo迅速喝光手中的啤酒,得意的推荐自己的家乡货。

“恩,真的很好喝。”元湛吮指回味著最后一口,仍意犹未尽,伸手向前又拿了ㄧ瓶,顺便问了坐在他旁边的夜天凌。

“凌哥你还要不要?”

咦,人怎麼不见了呢?

原来夜天凌趁大家没发现的时候,跑到小贩那买了三串烤玉米。这里的玉米不一样喔,是那种长得像大玉米笋的玉米,吃起来甜甜嫩嫩的,口感很不赖。

“哇,真好吃。”元湛开心的咬著玉米,对这里的一切感到新奇。

“湛湛你看!”

夜天凌忽然大叫著要元湛看向海面,原来红色的太阳已经完全淹没在海平面的那一端,天色慢慢陷入黑暗,卖玉米小贩的昏暗小灯在此刻形成了一幅奇特的画面。

仿佛飘荡在黑夜之中的两盏火焰,随着微风吹拂忽明忽灭。

“这个画面好美呀,夕阳余晖映著孤单的小贩。”元湛的眼睛闪著晶莹的光亮。

远处忽然传来轻快的音乐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喔,那是专门为游客点唱的乐团,四个男生,弹著吉他,随你点歌。”Leo仔细为他们解说。

“哈罗,英俊帅气的先生们,今晚想听什麼歌吗?”

弹著吉他一桌唱过一桌,他们跟著节奏轻快的哼唱走了过来。

“Just the way you are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夜天凌看著元湛,不假思索脱口说出。

“送给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伴侣。”

Don't go changing to try and please me,You never let me down before
别想藉著改变来讨好我,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Don't imagine you're too familiar,And I don't see you anymore
别以为因为和你太熟,我就会对你视若无睹
I wouldn't leave you in times of trouble,We never could have come this far
我不会让你自己面对苦难时光,我俩未曾走到这般地步
I took the good times, I'll take the bad times
美好的时光如此,悲惨的岁月亦然
I'll take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
我会接受你现在的样子
Don't go trying some new fashion,Don't change the color of your hair
别想尝试新的流行款式,别改变头发的颜色
You always have my unspoken passion,Although I might not seem to care
你总是拥有我说不出的热情,尽管我好像不在意
I don't want clever conversation,I never want to work that hard
我不要机智的对话,我不想那麼辛苦
I just want someone that I can talk to,I want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
我只需要有人能聊天,我就是要你现在的样子
I need to know that you will always be,The same old someone that I knew
我要知道你永远都会是,我所认识的老样子
What will it take till you believe in me,The way that I believe in you
要怎样才能让你相信我,像我相信你一样
I said I love you and that's forever,And this I promise from the heart
我说我爱你,永远不变,而且我真心的答应你
I could not love you any better,I love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
我不可能再更爱你了,我就是爱你现在的样子

“凌哥,谢谢你。”元湛已经感动得说不出话来,眼泪在他的眼眶转呀转的,映著那双水亮眼眸更加明艳动人。

夜天凌侧过身低头迅速覆上他红润甜美的唇,低声倾诉他的心意。

“I love you,forever。”

微笑看著这一切的Leo,忽然明白了所有来龙去脉,他拿起啤酒,情绪跟著High了起来。

“Cheers,for wonderful  love !!!”

—————————————————————————————
以前的旧文,喜欢的CP已经拆伙,不想触景伤情,所以把主角换成我现在喜欢的47。意外的不违和,有意思。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